战宠天王第三百六十五章妖孽本色位置位置

2021/01/24

战宠天王 第三百六十五章 妖孽本色

一队队月夜殿高手在洪府内横冲直撞,仔细搜索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花月夜冷冷地站在暗月战车上,杀气腾腾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大总管赵国权没有参与搜索,和花月夜的一队亲兵站在一起,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似乎不敢抬头看洪渊一眼。

洪渊看了赵国权一眼,什么都没说,默默地等待。脸上一副无辜的样子,心头却暗暗松了一口气。

花月夜的怀疑当然没错,可惜,她这样搜索要是能把褚傲搜出来,那就是真的见鬼了!

这时候,洪渊才领教徐文斌的厉害,纵使心头悲痛,但关键时刻能冷静下来,果断把褚傲的尸体就地掩埋,不留“不用说大的事故下一丝蛛丝马迹。显然,徐文斌那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花月夜的反应,果断行动避免牵累自己,展现了他的果断和谋略。

很多时候,兵法和生活上的细节是息息相关的,日常生活不够严谨,在兵法上也往往一塌糊涂。相反,一代兵法大师,在日常生活中也有着非凡之处。用一场冒险换来一个兵法大师,这绝对值!

洪渊不敢大意,感受到了来自花月夜的压力和危险,心头却没有丝毫后悔。

花月夜冷冷地等待,一副认定了洪渊就是凶手的样子,只要洪渊稍微展现出逃命的样子,就要亲自出手大开杀戒。然而,她失望了,洪渊没有丝毫胆怯的样子,老老实实地站着不动。

半个时辰过去了,月夜殿高手们没有任何收获;

一个时辰过去了,还是没有收获;

一直搜索到天亮,仍然找不到任何可疑的东西,搜遍了整个庄园也不见从夜龙殿地牢逃出来的褚傲。

月夜殿高手们逐一归来,垂头丧气没有任何收获。

“洪渊,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主动把人交出来!”花月夜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咄咄逼人。

“花长老,事情确实和我无关,你如果实在不信,那就杀了我吧!”

洪渊苦笑,说道:“三更半夜的,先是西门飞狐找上门来,说什么要我交出一个胖子;然后,花长老你也来了,要我交出什么褚傲,全都是莫名其妙。也不知是哪个家伙和我洪渊这么大的仇恨,在背后诬陷栽赃;看来,有人和我是不共戴天不死不休了,他自己不知死活家破人亡,不顾一切的要拉着我陪葬。”

洪渊一副无奈、无辜的样子,隐隐约约的暗示和下落不明的楚天扬有关。

听他这么一说,大总管赵国权更加不好意思抬头,站在门外的西门飞狐也是脸上一红,在远处围观的人们指指点点议论起来。

“小子,褚傲的越狱绝对和你有关,骗得了别人休想瞒过本尊。哼,年纪轻轻就比一头千年老狐狸还狡猾,竟然在本尊面前如此放肆,真以为本尊不敢杀了你么?”

花月夜冷哼,呼一声身形暴起,瞬移般一下子就到了洪渊面前,手里的月之刃高高举起。

“大人小心!”

洪蟒等人惊呼,想要飞身冲上去相救已经来不及了。

洪渊眼皮一跳,正要抽身速退,把心一横站着一动不动,任由锋利的月之刃贴在脖子上。顿时,一缕缕寒气从月之刃传来,半边身体都麻木起来。

“小子,你为什么不躲?”花月夜问。

“想躲,但根本来不及反应,天底下,有几人能躲得过长老您的绝杀?”洪渊苦笑,接着说道:“另外,夜龙殿的事情和弟子无关,我也没必要躲。长老实在不信,那就动手吧!”

“你当真不怕死?”

花月夜冷冷地看着洪渊,手腕轻轻用力,月之刃就划破了洪渊的脖子,伤口渗出一行猩红的血迹。

正要扑上来的血蝠王和洪蟒等人齐齐停下脚步,不敢再踏前一步。

“怕,天底下,有几个人当真不怕死?我本就是一个俗人,当然怕死!不过,我更怕死得不明不白。”洪渊回答。

花月夜的目光更冷了,狞笑道:“小子,你是说我冤枉你?”

洪渊沉默,坦荡荡地直面死亡的威胁。

花月夜手腕微微一动,洪渊脖子上淌下更多的血迹,想逼洪渊招供。可惜,她再次失望了,洪渊脸上没有一丝求饶的样子,甚至不见一丝惶恐。年纪不大修为也不算多高,但这份胆魄和沉着,连修炼了上百年的联盟高手都为之汗颜。

“哼,小子,算你有种!最好别让本尊找到什么把柄,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花月夜冷哼,脚尖在地面上一点,身体就旋转着腾空而起,飞身落在暗月战车上,驾车扬长而去。身后,月夜殿高手纷纷跟上,来得快去得也快。走出上百米后,大总管赵国权这才回头看了洪渊一眼抹掉额头上的虚汗,目光中有些愧疚,也有些如释重负。

“走!”

西门飞狐远远看洪渊一眼,率西门家族的人马转身离去。

洪府内,突然响起震耳的欢呼声,掌声如潮。

血蝠王等人兴奋不已,心头终于松了一口气,人们也纷纷走上来庆贺。目睹洪渊在花月夜面前的勇气和从容,人们发自内心地佩服,看向洪渊的目光越发敬重。

“厉害,不愧是一个夜龙战将,换了别人,只怕早就屁滚尿流了!”一片树林内,远远看着化险为夷的洪渊,胖子梁老三也心服口服地赞叹。

“那当然,你以为每个人都像程伙明、陈祖奇向销售公司收取了5万元回扣你这么没用么?”邹海燕白了胖子一眼,远远看着神采飞扬的洪渊,为他松了一口气,心头也更加失落了。幽幽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要那么神勇干什么,我又不想晋升为夜龙战将。燕子,我这辈子没什么想法,好好守着你,回到东海城后娶你为妻就很满足了。”

“呸,离我远点!”

两人吵着走远了,回房间内休息。

在人们簇拥下的洪渊突然扭头,隐约听见了两人的对话,笑了笑大步走进房间,盘腿坐下来闭目养神。外面,人们更加热烈地议论起来,言辞间明显为加入洪家军而自豪。

天色才蒙蒙亮,但消息迅速传了出去。

神仙庙内,正在闭目养神的葛宏也迅速听说了消息,专门负责情报的葛青彤消息灵通,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向葛宏汇报。

“褚傲突然越狱逃出了夜龙殿,花长老认定了和洪渊有关,接下来肯定不会罢休。师尊,你看要不要以神仙庙的名义……”葛青彤欲言又止,有心帮洪渊一把又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夜擎天一直在闭关,在夜龙城,能让花月夜改变主意的也就只有葛宏了。

“不必,没这个必要。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洪渊他要是连过这一关的本事都没有,去了腾龙山脉也是送死。”

葛宏摇头拒绝,意味深长地看了跪在下方的葛青彤一眼,说道:“青彤,放心吧,洪渊年纪不大修为也不算高,但绝对已经是一个妖孽级的人物,比千年老狐狸还要狡猾,不会那么容易栽倒的。反倒是你,有些事情别沉迷太深了,凡我神仙庙弟子,要想成为顶尖高手就必须先过了无情这一关。不然,闭关修炼一千年也参悟不了大道,甚至心魔丛生早早就迎来天劫,死无葬身之地,你要好自为之!”

“是,多谢师尊指点!”

葛青彤躬身退下,关上大门后,神情有些复杂。有些事情她也想忘了,知道对自己的修炼无益,可惜就是做不到。在众多同门弟子眼里,她是神仙庙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个,已经参悟了师尊的绝学无情剑。没人知道,洪渊离开神仙庙后,她的心就已经乱了,心头的杂念怎么都斩不完。在夜魔石林时,甚至差点走火入魔引来了天劫。

“唉,妖孽……”

大殿内,葛宏摇头叹了一口气,继续闭上眼睛神游去了。

梅州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格列喹酮副作用大吗长春治疗卵巢炎哪家好

宝宝健脾吃什么好成都阳痿朗圣丹媚有什么禁忌

亳州白癜风专科医院
绥化医院哪牛皮癣好
蚌埠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