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天庭抢红包第章夏芈战怜音胜则位置位置

2021/01/24

我跟天庭抢红包 第1449章 夏芈战怜音,胜则婚(3)

眼看古北堂里动乱在即,四周看台上,不少位置都暴起惊人的气息。

大致看去,基本上都是星王的高手。

可是,星王与星尊之间的差别,可不是星士跟星将之间的差别可堪比拟的。

莫道严脸上毫无惧色,相反,神情愈发清冷,缓缓升上半空。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古北堂入口处再次传来一声暴喝:“都给老夫住手,本城主不在,谁准你们动手的。”

接着,夏守成仿佛一头愤怒的雄狮一样,瞬间冲进礼台上,直接拦在了莫道严的面前。

就算他修为不及莫道严,那也得上去。

毕竟,他是巴谷城城主,更是这次宴请的主角。

随着夏守成的到来,后面涌进来一群人,都是夏氏家族的精英人物。

除了之前见过的夏寒清和夏寒阳之外,还有不少没见过的生面孔,其中,夏寒烟和萧景天也跟在后面。

见此情景,萧七摇头笑道:“打不起来了。”

身旁的莫嫣心里啼笑皆非,暗中传音给他:“你这个家伙,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下次再碰到这种事,直接打发了算了,可别再弄大了。”

“呵呵,宝贝,你不懂。这才叫一箭双雕呢。”

“那你身旁的那几个家伙怎么办?他们肯定会乱说的。”

“放心,看我的。”

说完,萧七笑眯眯的扭过头,做了个古怪的动作,把那几个随从的眼神全都吸引过来,接着瞬间张开暗示之眼。

仅片刻功夫,一个不留,全都迷住了心神,改了潜意识里的记忆。

这些个随从,修为很低,不足为惧。

只要他们不乱说话就好。

萧七的这番行动,自以为做的很隐秘,可惜,还是被远处角落里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看在了眼里。

那大汉一边喝酒,一边轻轻一笑,喃喃自语:“还有这般手段。瞳术,在九界里可也相当罕见呢。有点意思。”

这时,礼台上方,眼见夏守成到了,莫道严也缓缓收了气势,落到地面。

她身后,百名剑徒加上三青四秀全都收起了兵器。

夏守成扭头冲着墨哈克沉声道:“收了兵器,不得无礼。”

“城主……”

“还当夏守成是城主,就是先收了兵器,退到一边去。本城主稍后会给你个公道。”

墨哈克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收了长刀,带着墨家一众人等,退到了远处门口。

之前四方援手的一些巨头,也纷纷收敛气息,重新落座。

夏守成扭头重新看着一脸冰寒的莫道但这几条狗实在是太大了严,沉声说道:“莫宫主,先不谈墨家小儿的事。老夫来时路上听说,怜音仙子已经亲口承认,要退了我夏家的婚事?”

“城主,小徒承认了。”莫道严懒得再掩饰,直截了当的回了一句。

“莫宫主,如此背信弃义,可是因为我夏家日渐衰弱?怜音与老夫孙儿夏芈的婚事,那是当年在圣堂九老见证下,众盟誓约而成,你说退就退了?”

一听夏守成抬出了圣堂九老,莫道严双眼微微一眯,淡然说:“小徒退的是他夏芈,并非婚约。婚约盟誓,我华清太极天宫也有千年老规。胜不得小徒,自然退婚。”

说完,扭头看向夏寒清的老婆银柳,一脸严肃的说:“银柳,本尊可有说错。你是我师妹的弟子,自然知道华清太极天宫的宫规。”

她这一问,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银柳的身上。

此时的银柳,心中这个恨。

想当初,自己也是华清太极天宫的优秀弟子,只因看上了夏寒清那副皮囊,连比试都强行取消了,直接嫁进了夏家。

哪曾想,一时眼瞎,嫁了个草包。

更没想到,生了个儿子,居然还随他老子,一样是个草包。

眼下,以夏芈那两下子,肯定不是怜音的对手,这个婚是退定了。

自己是太极天宫的弟子,不能说谎。

当下银牙一咬,躬身低头说:“莫师伯,太极天宫确有此宫规,千年不可破。”

听了银柳的回答,夏守成也暗暗叹了口气。

他其实心知肚明,如果莫道严真想退婚,夏家根本拦不住,但是总存了幻想,希望能起死回生。

当年收了银柳,满以为能得到太极天宫的支持。

哪成想,银柳的师傅,也就是莫道严的师妹,华清太极天宫的画琴仙子,莫名其妙的离开天宫,渺无踪迹,离奇失踪了。

最后,变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银柳在夏家的地位,还不如夏寒阳的老婆林卿。

今天,没想到又面临这种尴尬的局面。

难道天要忘我夏家?

夏守成心中窝火,猛地扭头一声怒喝:“寒清,夏芈呢?”

话音刚落,远处古北堂的入口处顿时传来一阵长啸:“夏芈来了。”

接着,一道人影闪电般横空掠过,落到礼台上。

果然是夏芈赶回来了。

这小子一看就是匆忙赶回来的,身上还穿着便服,松松垮垮,头发也没怎么打理,蓬乱散发。

大步来到莫道严和怜音的面前,一脸惊喜的看着怜音说:“夏芈来也。怜音小姐,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啊。”

一听他这话,远处看热闹的萧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低声道:“这小子还不知道自己要被踹呢,一会的表情肯定相当精彩。”

“你呀,也不知道向着哪一边。如果夏家被退婚,夏妈妈也脸上无光。你看看,夏妈妈的神情有些凝重呢。”一旁的莫嫣轻声娇嗔了一句。

萧七一愣,扭头看向自己老妈。

果然,她的神情有些不快。

看来即便她不喜欢那两个兄长,不喜欢这个大父,可是,她还是忠于夏家,毕竟这个家族,曾经也是花青娥跟夏守成共同建造起来的。

如今被人当面退婚,面上还是很难看的。

一看夏芈到了,怜音脸上平淡,甚至都没看他,只是轻声说:“夏兄,准备一战吧。胜了怜音,怜音便嫁你。胜不得,这婚事就不要再提了。”

说完,身形一闪,飘到了莫道严的前面。

她始终悬浮在半空中,赤着一双小脚丫。

听了怜音的话,夏芈有点懵逼,扭头看了一眼爷爷,再看大父,从他们脸上难看的神情就能知道,这是真的。

要跟怜音一战才能娶到她?

开什么玩笑,怜音早就晋入了星帅的级别,现在恐怕都中级境界了。

自己呢,还是星将的大成。

差了两个级别,怎么跟她打?

“大父,爷爷,这……”夏芈一脸悲催,疑惑的问了一句。

“此战不可避,你尽全力吧。”

以对美国有关在东欧建设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作出回应。普京还将美国军事计划与恐怖主义并称“全球威胁”。夏守成暗暗叹了口气,脸上像是衰老了许多,转身冲着身后夏家的人一挥手,全都避到了礼台边缘。

对面,莫道严也不言不语,带着太极天宫的弟子闪到后面。

台上,就只剩下白衣飘飘的怜音和衣衫不整的夏芈。

直到这一刻,夏芈才悚然惊醒,自己此前一直做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美梦,终于要惊醒了。

眼前这个天之骄女,根本不是自己能染指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版阅读址:m.

儿童健脾粥长沙治疗前列腺炎医院云南九洲医院怎么样

贵港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长沙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巴彦淖尔白癜风专治医院

鸡西治疗牛皮癣哪好
上海治疗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广州哪家治疗妇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