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鼎记第一百八十四章重楼之秘位置

2021/01/23

九州鼎记 第一百八十四章 重楼之秘

难道.苏易不敢相信自己的而耳朵.不由自主的望向玉重楼.宽大血袍之下.玉重楼的身材似乎格外单薄纤细.某个部位.似乎有着稍稍的鼓起.腰身之处.似乎隐隐收缩.

这分明就是一个曼妙的女子身姿.

轰..

苏易的血液猛然冲上脑中.眼前一阵昏黑.无数闪亮的金星飞舞.苏易脚下虚浮的晃动了几下.勉强站稳.胸中烦闷.几欲狂呕而出.

心中知道这定是玉重楼搞的鬼.但自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玉重楼.的确是不敬.若玉重楼的确是女子.就更是大大的不妥.

想起刚刚猪头怪鸟的下场.苏易身体某些部位一阵惊痛.

若玉重楼真的是女子.那鬼炎妖童一再说要品尝玉重楼的味道.这便说的过去了.也说明了玉重楼为何对鬼炎妖童的话如此激怒.

苏易心中更加肯定.玉重楼十有**应该是女子之身.

如果这样的话.盈碧姑娘和玉重楼……苏易心中不知何故.竟然松了一口气.

好容易从头晕目弦中恢复过來.又听见玉重楼在说:“我让你杀尽zǐ灵傀儡.不是让你杀尽有穷敷的人.你倒好.为了一个男人.居然连命都不要了.”

“你不知道你的命是谁的吗.”

盈碧垂着头.低声说:“盈碧的命是主人的.盈碧护着苏公子.只是因为主人说苏公子不能死.”

苏易心中咯噔一声.只感觉一阵微凉在胸中荡漾.原來是这样.原來真的是这样.

“哼.”玉重楼道:“鬼炎妖童的手段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跑了无支祁.”

盈碧低声说:“盈碧知罪.”

苏易眉头微皱.玉重楼果然是为了无支祁.难道玉重楼也懂人兽同化之法.想要将这上古凶兽据为己有.

玉重楼转而对着苏易说道:“苏易小子.鬼炎妖童睚眦必报.这一次沒有将他杀掉.日后少不得会找你寻仇.你要好自为之.”玉重楼言语之中尽是幸灾乐祸之意.丝毫沒有因苏易是因为帮助自己才招惹鬼炎妖童的觉悟.

苏易苦笑.自己和鬼炎妖童之间.早已经结怨.这一次不过是雪上加霜而已.这两次.一次是因为比据.一次是因为玉重楼.这两个人.其实算起來.都可以算作苏易的对头.却莫名其妙的被卷入他们和鬼炎妖童的争斗之中.

看着苏易苦不堪言的表情.玉重楼甚是得意.说:“下次要是遇到鬼炎妖童.我劝你还是快点逃.免得你被鬼炎妖童杀了.到让云中君怪我.”

苏易心中气恼.脸上却是微笑.说道:“苏易多谢玉重楼前辈指点.”心道.我若是遇见了鬼炎妖童.我逃得过猪头怪鸟.还是逃得过无支祁.只是.自己的死活.似乎也和玉重楼无关.

玉重楼苍白的手伸手.轻轻弹去指尖的一点血污.苏易心中一紧.这苍白指尖流淌出太多血色符咒.让苏易毛骨悚然.

真不知玉重楼宽大血袍之下的.是什么样的一个面容.苏易偷眼瞄去.玉重楼宽大的衣帽之内.似乎有一层淡淡漂浮的血雾.隔绝了苏易的目光.

苏易不敢在盯着玉重楼看.毕竟猪头怪鸟的下场.实在是让苏易不敢尝试.

玉重楼懒洋洋的说道:“既然无支祁沒了.我也沒必要在这里了.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吧.”

“对了.”玉重楼忽然说道:“这一次和鬼炎妖童一起的.还有邪月楼的人.我顺手杀了几个.剩下的懒得动手.”

“看样子是专门对付你的.苏易小子.”

苏易眉头一皱.邪月楼阴魂不散.果然目标是自己.

玉重楼环顾了一眼战场.青戈军伤痕累累.大统领伯兹迁生死不明.接着说道:“你的青戈军实在不怎么样.”

苏易讪讪.不愿搭话.

“主人.”盈碧声音微弱的问道:“我…..”

玉重楼转身.悠悠说道:“你连我交代的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就别跟在我身边了.”

盈碧眼圈一红.低低说道:“那盈碧先行返回流竹坊.”

玉重楼停住脚步.微微转身.说道:“你沒有明白我的话吗.你也不用回流竹坊了.”

“主人.”盈碧两行清泪留下:“盈碧知错.请主人责罚.”

玉重楼信手一挥.断然说道:“今后你与我玉重楼再无羁绊.你若敢到流竹坊.哼.就把你送到前营去.”

流竹坊的前营.便是正宗的风月之所.

玉重楼说罢.御风而去.盈碧软软跪坐在地上.微微轻泣.滴滴清泪滑落在干燥的地面上.

有穷不弃呆呆望着玉重楼消失的方向.说道:“玉重楼.就这么走了.”

苏易含糊启齿的支吾了一声.难道玉重楼还要怎样.满地的尸体和几近干涸的鲜血.浓重的血腥气在鼻尖回荡.

白芓元带着青戈军默默的清理着战场.将中上的青戈军放置在一处.草草包扎医治.白芓元身上的药物有限.自然不可能为青戈军尽数治伤.不少伤势过重的青戈军.只能在痛苦之中慢慢的死去.

伯兹迁仍然是昏迷不醒.经过白芓元的救治.至少是性命无碍.但究竟何时才能恢复.就不得而知了.

苏易强行压下心中的挫败感.轻轻伏起低泣不已的盈碧.说道:“盈碧姑娘……”苏易忽然语塞.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才好.

盈碧轻轻拭去泪水.勉强笑道:“苏公子.盈碧沒有事.”说着.两滴泪水又是缓缓滑落.

苏易轻轻嘘了一口气.微微站直了身躯.看着沉默着搬动掩埋同袍遗体的青戈军兵士.心中一阵黯然.经此一战.自己的青戈军.总数也不会超过二百之数.而自己得到的.只是一个极为凶暴的敌人.

“大.大哥”有穷不弃讪讪的问道:“怎么沒有看到姬姑娘.”

苏易回过神來.说:“姬姑娘.她.她昨天先行离去了.”

哦.有穷不弃应了一声.脸上露出浓浓的失落.紧紧捏着凤怒.有穷不弃望向远方.说道:“大哥.我也要走了.”

“走.”苏易问道:“你要去哪.”

有穷不弃憨憨的笑了笑:“我.我要找到用穷敷.有穷氏族人的冤魂.一定要用他的血才能平息.”

苏易黯然.就她有着坎坷、流离、凄凉而功不可没的传奇人生。算有穷不弃真的能够找到有穷敷.他能够杀的了有穷敷吗.就算能够击败有穷敷.有穷不弃真的能下的了杀手.

有穷不弃猛的一仰头.说道:“不管有穷敷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也不管他到底为了什么.我必须要为与有穷城惨死的族人讨个公道.”

“还有.鼓动有穷敷的zǐ灵.我也一定要把他们挖出來.”

“zǐ灵.”苏易轻轻念道:“zǐ灵.”自己一直以为.zǐ灵这种诡异神秘的宗教.离自己很远.与自己敌对的.不过是鬼炎妖童罢这样做往往会要了站的命。搜索引擎认不得了.现在看來.zǐ灵的图谋.远远沒有表面那么简单.自己站在九歌这一方.SMM讯:随着去年我国楼市进入调整期与zǐ灵的事情.这才刚刚开始.

苏易忽然想到有穷束和阚御脖颈上的巨大伤口.邪月楼的事情到了嘴边又生生的止住.有穷不弃现在承受的已经太多.再让他知晓一个无法对付的敌人.不仅于事无补.还会将它至于更危险的境地.

苏易轻叹了一声.说道:“不弃.有些事情是不能过于着急的.”

有穷不弃目光坚定的看着远方.说道:“我不会着急.我会慢慢的.慢慢的将他们一格格的杀掉.”

苏易沉默着.

有穷不弃忽然笑道:“大哥放心.我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你也要小心.鬼炎妖童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还有那无支祁.”

有穷不弃顿了一顿.说道:“等我拿到了震天落日弓.便能帮你杀到鬼炎妖童.”

苏易沒有把有穷不弃的话放在心上.震天落日弓.当年后羿纵横天下的神兵.早在后羿身死之后便不知所踪.更何况.以有穷不弃现在的修为.掌控凤怒有稍显勉透露录制了一封写给宝宝“RMB”及自己父母的信强.即便是暴涨倍余.也恐怕连震天落日弓的弓弦都难以拉动.

有穷不弃不知苏易心中所想.大手在苏易肩头拍了一下.低沉的说道:“大哥.我这些族人的尸骸.还得请青戈军的弟兄们帮忙葬了.”

苏易点点头.有穷不弃双眼一红.大步离去.放声狂笑:“大哥.等有穷不弃手刃仇敌.在与你相聚.”

看着有穷不弃远去的身影.苏易忽然觉得.有穷不弃虽然身逢大变故.但总算知道.谁是自己的仇人.而自己.连害死母亲的凶手到现在都不曾知晓.

埋葬完青戈军兵士和有穷氏族人的尸首.日渐西沉.一抹血色涂抹在血腥的地面上.苏易周围.能够勉强站立的青戈军兵士.不足三十人.

鬼炎妖童虽然退走.但苏易心中还是觉得不安.邪月楼的杀手始终沒有出现.这个阴影始终徘徊在苏易心头.这些只会在暗地里偷袭的杀手.如同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会在任何时候.对自己发出致命的一击.

白芓元轻声问道:“高辛王.接下來.我们去哪里.”

“去哪里.”苏易这才想起來.夏耕和五十多青戈军.还留在有穷城中.苏易无力的挥了挥手.说道:“回有穷城.”

海口哪家男科医院好肺结节肺结节晚上睡觉呼吸偷停时间长云南九洲医院

昆明宫颈糜烂治疗费用多少钱济南治白癜风医院成都癫痫病医院

济南妇科医院哪家医院好
兰州盆腔炎
太原包皮包茎治疗费用